宜宾市政府网站集约化站群 
宜宾档案文化 当前位置:首页-宜宾档案文化 
阅读宜宾 品味历史(二)——纪念宜宾建城2200周年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二、激情澎湃的近代

民国时期,宜宾进入了近代。在近代,宜宾和全国许多地方一样,处于剧烈动荡和变动过程中,其名称就几经变迁。在民国初年,宜宾仍称叙府。但是到了第二年,即1913年,府就被废了,改置为道,宜宾与泸州一起改置为四川省下川南道,道治泸州。不过仅过一年,即1914年,四川省下川南道就又被废了,复名永宁道,仍治泸州。民国18年四川废道制,撤销永宁道,各县直属四川省。1935年起蒋介石派员入川,统一四川军政,在四川实行行政督察区制,宜宾设置为四川省第六行政督察区专员公署,简称第六专员公署。

近代宜宾,可以说是激情澎湃的年代,在很多时候都与祖国历史同频共振。宜宾的英雄儿女,为挽救国家与民族的命运,谱写了一曲曲英雄交响曲。

1、革命风暴

早在1907年至1909年的反清运动中,同盟会员谢奉琦等人就追随孙中山在宜宾发动了几次反清武装起义。起义虽然最终都失败了,但其行动推动了全国革命形势的发展,其精神则鼓舞着后来的革命斗争。辛亥革命后,孙中山以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名义,追授谢奉琦为陆军中将,并表彰了其他烈士。后来,宜宾人民在谢奉琦就义处建“谢将军祠”(今宜宾市三医院内),同时把这条街(水洞口街)改名为“将军街”。另外,宜宾的光复街则是为纪念叙府起义的另一领导者刘永年,而将其故居所在的街(牵藤街)改名而来。

在辛亥革命前后,宜宾还掀起保路风潮、武装起义及反对袁世凯的护国战争等,始终站在历史发展的前哨地带。

五四以后,我党破茧而出,掀起了更为猛烈的革命风暴。而宜宾总是勇立潮头,总是走在全省乃至全国革命形势的前列。

五四运动后,南溪的孙炳文、高县的李硕勋、阳翰笙等率先走上外出寻求真理的道路,后来均成为我党早期的重要革命家。孙炳文是和朱德一起走上革命道路的我党早期革命家。1922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曾任国民革命军政治部秘书、黄埔军校和广东大学教授。1926年6月,孙炳文任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秘书长。北伐战争开始后,他任总政治部后方留守处主任,为北伐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。1927年在上海被蒋介石秘密杀害。

1926年1月,宜宾成立了我党第一个组织——中共宜宾特别支部,当时四川尚无省委。故宜宾特支直属中央领导,由郑佑之任书记。郑佑之是抗日英雄赵一曼(李坤泰)的姐夫,也是赵一曼走上革命道路的引路人(郑佑之曾任中共四川省委委员,1931年在重庆遇害)。

1928年,面对国民党的白色恐怖,我党领导了反抗国民党的一系列武装起义。宜宾党组织也组织了多次起义。其中影响最大的是“南溪农民暴动”。具体地点在今翠屏区李庄、牟平、宋家一带。起义者占领牟平,围攻李庄,镇压反动团总。虽然最后失败了,但打响了四川农暴第一枪,揭开了我党在四川武装斗争的序幕,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。

1935年,中央红军长征时到达宜宾境内。毛主席长征诗中有这样两句诗:“五岭逶迤腾细浪,乌蒙磅礴走泥丸”。其中的乌蒙就是我们这一带靠近滇黔两省的山脉,称为乌蒙山脉。中央原准备在这里建根据地,后来感到当地较为贫瘠,不适宜建立巩固的根据地。刘伯承等四川将军们后建议到四川腹地建立根据地,于是中央红军就想从泸州至江安之间渡过长江,但未想到川军实力不弱,在此渡江会很困难。最后红军改变主意,通过四渡赤水调动国民党军,把国民党云南守军引入贵州,然后借道云南,强渡金沙江,进入四川西部。中央红军在宜宾一带采取了两个举措:一是由林彪率领的红一军团于1935年2月一渡赤水期间,曾打到兴文大坝、建武和珙县洛亥一带,寻找北渡长江的机会,同时在所到之地进行宣传、打土豪和发动群众等工作。至今在兴文、珙县等地还依稀有当年红军活动留下的遗迹。二是抽调精干力量到地方,和宜宾原有游击队合并,组建了中国工农红军川南游击纵队,后改名为中国工农红军川滇黔边游击纵队,共600人,一度曾发展到近千人。纵队为掩护中央红军主力转移,在宜宾境内的兴文、长宁、江安、珙县、筠连以及黔北和滇北一带纵横驰骋,有力地配合了中央红军的转移,打击了川滇黔边的反动势力。后来,四川军阀组织了对游击纵队的围剿,为粉碎敌人围剿,游击纵队转战在乌蒙群山中,坚持了两年之久,后大部牺牲,包括原中央秘书长,曾任纵队政委的长宁梅硐人余泽鸿(牺牲在江安的碗厂坡)。但红军游击纵队的意义和影响不能低估。

2、负重抗战

抗战时期,宜宾除了在人员物资上竭尽全力支援抗战以外,还有两大突出贡献:一是接收工矿企业内迁。抗战时期,一些重要企业从沿海迁到了宜宾。如中原造纸厂、天原电化厂以及中央电瓷厂等。这些企业内迁宜宾,不仅保证了我们基本的民族企业的生存发展,支援了国家和民族的抗战,而且奠定了宜宾早期工业化的基础。当时的国民政府在企业内迁的同时,还在宜宾新建了发电厂和宜宾纸厂,形成宜宾近代著名的“五大厂”。“五大厂”成为促进宜宾早期现代化事业的基本力量。

二是接收了同济大学、中央研究院(以下简称“中研院”)历史语言研究所(以下简称“史语所”)等教育研究机构到宜宾。接收的地方有两个:一个是江安,接纳了国立剧专,这是今天中央戏剧学院的前身。当时有许多著名的电影戏剧表演艺术家、理论家到了江安,如余在源、田汉、焦菊隐等。国立剧专在江安培养了许多艺术家,如著名电影导演谢晋就是从这里走出的。另一个则是李庄,接收了同济大学、中研院史语所、社科所(社会科学研究所的简称)、体质人类研究所(筹备处)、中央博物院(筹备处)、中国营造学社、北大文科研究所等几大机构。同济大学在当时就是一所著名大学,在医学、数理研究、生物研究、军工机械制造等方面处于国内领先地位。史语所、社科所、体质人类所(筹)都是中研院下属研究机构。中研院是当时国家最高学术研究机构。当时顶尖的科学家都以能进中研院为荣。而当时的大学生理论上可以到中研院和各大学。但实际上一般的大学生进不了中研院,尤其是其中的史语所。如研究太平天国史的著名史学家罗尔纲(胡适学生),大学毕业后想进史语所而不能,无奈进了社科所(这还因为罗尔纲确实是人才才能进社科所)。史语所和社科所是中研院仅有的文科研究所。这两个所都到了李庄,表明当时中国最顶尖的文科研究所都在李庄。当时文科方面的著名大师,像史学家傅斯年,考古学家李济、梁思永,语言学家李方桂,甲骨学家董作宾等都在李庄。这还是第一代大师。而当时的年轻学者,以及当时在李庄培养的学生,后来也成为一代大师。如著名历史学家和档案学家李光涛、民族学家和民族语言学家马学良、哲学家和宗教学家任继愈、史学家张政烺、杨志玖(马可.波罗研究的国际权威)、古代文学史家逯钦立、史学家何兹全(北师大一级教授)等等,后来也成为蜚声海内外的一代大师。李庄以后,这两所(体质人类所筹备处在李庄以后重新归入史语所)遂成为我国文科的母体,其学者纷纷成为海峡两岸很多现代学科的学术种子,很多高校或研究所的史学、考古学、语言学、社会学、经济学、法学等现代学科,都是在他们的主持下发展起来的。中央博物院(筹备处)是当时的国家博物院,在现代博物馆建设方面作出了卓越贡献。李庄出去后一分为二,一部分成为台湾故宫博物院的重要组成部分,一部分则成为南京博物院的前身。中国营造学社则是一个很特殊的机构,从事中国古建筑和中国建筑史的研究。它本是一个民间学术机构,后来在国民政府教育部备案,也属于国家正式学术机构。中国营造学社在当时代表着建筑学界的最高水平。因为当时国内建筑学界最有水平的有两人,即梁思成和刘敦桢,学界称之为“南刘北梁”,而这两人都在营造学社。所以,当时建筑学界的权威学术机构就是中国营造学社,而且在李庄。李庄以后,学社解体,一部分学者到相关高校任教,而其主要班底则随梁思成、林徽因到了清华,创建了建筑系。

因此,李庄无疑是我国现代学术和现代教育的一个源头。非常有趣的现象是,后来宜宾的高等教育发展,也是起步于李庄的。1978年,教育部批准宜宾师范专科学校在李庄成立,13年后,又批准其升格为综合性本科大学——宜宾学院。

(未完待续)

 

 

宜宾市档案局特约撰稿人:

宜宾市历史学会会长:常智敏